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 党政领导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尖扎 | 尖扎县情 | 五彩神箭 | 民俗文化 | 尖扎视频 | 民生关注 | 综合栏目 | 经济招商 | 党的建设
青海新闻网尖扎新闻网五彩神箭
[青海日报]朦胧山脊上升起的月亮 —电影《五彩神箭》观后札记

  去年国庆我在陇西山区,《五彩神箭》的剧本就在我信箱里,因为没带电脑,山区没有信号,没办法看。当时电影已经开拍。回到城市,才看到剧本。所谓建议和意见似乎没有意义了,只好将剧本当小说看。事实上,外行读电影剧本主要还是读故事和情节,我坚持认为好的故事,引人入胜的情节,是电影成功的首要因素。这个故事中的“五彩神箭”来自一千多年前的历史传说,但本片没有讲传奇,没有讲前世,只讲今生,讲射箭世家子弟扎东从“人箭分离”到“人箭合一”的故事,结构简洁,情节单纯,没有巨大的矛盾冲突,作为情节助燃物的爱情,也是相当含蓄和委婉。作为万玛才旦文学作品的读者和电影作品的观众,我对他当然有信心,这信心来自于近十年的阅读和审美。日前,终于看到《五彩神箭》电影,正如期待。他用传统的拍摄手法,用精确的电影语言把时代流变中人的犹疑、彷徨、裂变、反思、回归表现得真实生动,把物欲喧嚣中人的精神迷茫、心灵沉浮体现得层次分明。

  五彩神箭是影片的第一主角。它的来历至少有两个。一是公元842年拉隆贝多射杀朗达玛的故事,传说中,尖扎就是他埋弓隐身的地方。第二个传说是,吐蕃王朝灭亡了,但处于战略要地的藏族先民们依然等待赞普令其出征或撤退的命令,在等待中造箭习弓,习武备战。佛教传入青藏高原后,尚武善战的高原民族收起弓箭,甚至把箭插在醒目的山头,作为对神灵的赠品和和平的承诺。如今的五彩神箭,早已成为和平的象征,精神传承的载体,民族根性的存在。影片主要围绕这个主旋律展开。五彩神箭的传说还是一个预设的结构,故事中的人和事作为血肉,生长和凝聚在这个意义的结构上。影片结束时,我们明确感觉到,主人公已被唤醒,开始自觉成长。我将它命名为“人箭合一”。

  影片围绕扎东由一头“愤怒的公牛”转变为一名真正的箭手展开。扎东第一次比赛失利,第二次比赛违规;与尼玛较量时作弊,他心情很糟,脾气很大,酗酒闹事,寻衅打架,他让长辈失望,对手鄙视,兄弟吐槽。扎东骑着摩托车一路“下行”,当他私自改变规则,将车速由四十码加到五十码时,自己受伤了。扎东带着伤,以零乱的脚步,在神圣庄严的羌姆舞场上箭拔弩张。通过这个象征意味极强的场面,生活的真实被概括,而且概括得准确生动。人物“上升”的过程通过三个场景来完成。一是在拉隆村射箭场习射,二是在智和寺的岩洞里看画,三是在拉隆村千户大院独舞。习射时,父亲在场,父亲就是他的导师。但父亲英雄迟暮,力不从心,于是,建议儿子去看拉隆贝多的羌姆。在岩洞里,壁画在扎东点燃的烛光中渐次清晰,由此他悟出射箭真谛,走出迷局;千户大院独舞时,扎东已不再孤独,他的身边站立着回归的“自我”。这三个段落都是艺术的解析和还原,解析得从容,还原得唯美。而贯穿在人物“下行”、“上升”全过程的主线就是“五彩神箭”世代相传的精神。回归传统,请教历史,皈依心灵,这是一个真正箭手惟一的出路。这个影片中,有两场戏是回忆和怀旧。通过拉隆和达莫两个村子孩子间的射箭比赛,回忆了过去的时光。这场比赛还有平衡情感和补充情节的功能。扎东弟弟的成长就是扎东、尼玛甚至就是扎东父亲的成长前史———一个箭手就是这样炼成的。影片通过“看电影”让昔日重来。漫长的下午,急切的等待,热闹的黄昏,亲切的夜幕,放映员头顶亮着的小灯,放映机射出的光柱,光柱不断变幻的颜色,两根木杆之间的银幕,银幕上活动的人形和他们的声音,放映机后面隐约的寺院和佛塔,远处朦胧山脊上升起的月亮,月光下迷人的气氛。还有银幕后商议大事的孩子王。万玛才旦轻而易举复原了童年经历过的场景,营造了现在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情景。万玛才旦在电影中还放映了一部电影。电影中的电影是《静静的嘛呢石》,万玛才旦在导演工作日志中说,“拍在自己的新电影中放映自己的老电影,一种奇妙的感觉”。当我看到电影中的电影画面上两个小喇嘛从一排僧舍前挑水过来,遇见一个小喇嘛,停下来聊天,聊着聊着,其中一位唱起了《阿克班玛》,银幕上的观众群中传出了会意的笑声,我也笑了。我觉得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场景,甚至产生了一种恍惚感,不知自己在哪个银幕下。万玛才旦将自己的奇妙感传达给了观众和观众外的观众。这是典型性怀旧,也是向时光的致敬。

  作者:马海轶

 
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友情链接
主办:中共尖扎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