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 党政领导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尖扎 | 尖扎县情 | 五彩神箭 | 民俗文化 | 尖扎视频 | 民生关注 | 综合栏目 | 经济招商 | 党的建设
青海新闻网尖扎新闻网五彩神箭
[青海日报]《五彩神箭》杂感

  著名藏族导演万玛才旦拍电影,可以说拍一部成一部,就跟《五彩神箭》里的神箭手一样,没有一箭会脱靶。

  目不转睛地看完这部新片,我欣喜于万玛导演影片中出现的诸多新元素———

  相对于他平静而隐忍的藏地三部曲中阿巴斯式的从容不迫的叙述节奏、简洁的镜头和朴素的影调,他在这部片子中开始从安静、素朴变得热烈、绚烂起来,片中多个欢腾的场面,形成极大的视觉、心理的双重冲击力。此前他的影片对音乐的元素降到了不事张扬的程度,好像过多的音乐渲染会破坏掉日常生活的朴素性。而在新片中,万玛导演聘请来新加坡资深配乐大师何国杰为影片配乐(他本人为台湾电影《赛德克·巴莱》创作的电影音乐,曾获2011年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何国杰在该片中采用西洋交响乐和传统西藏音乐尤其是打击乐、宗教音乐融合的手段,将时而神秘、时而豪放、时而温情、时而瑰丽的藏地风情和藏族人的心灵世界,演绎得既扣人心弦,又声势夺耳,让观众的心灵不时震颤出情绪的层层涟漪。可以说,本片除了画面漂亮这一大看点(难怪受到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最佳摄影奖的青睐),它的配乐更是无法忽视的另一个看点。其效用正像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不能没有约翰·威廉姆斯的配乐,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白》《蓝》不能没有普瑞斯纳调配的单簧管、钢琴、女高音搭配管弦乐团那精彩绝伦的音乐道白。

  万玛导演在这部新片中的镜头语言,更是娴熟自如,除了以往他惯用的平视镜头,在《五彩神箭》中,我们看到他多次使用到俯拍镜头,那种新鲜而开阔的视觉空间,给人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更有突破的一点是,尼玛和扎东骑着奔驰的摩托车用箭射击高挂林梢的气球这场运动镜头,拍得极美,大有黑泽明拍摄快速镜头的范儿。

  其他像片头出现的古老壁画,影片一开始时箭头射在地上那空静而含蓄的画面,以及搭祭箭台、射箭比赛后村民手舞足蹈欢庆的桥段,射箭比赛时扎东捏一把土的桥段,扎东独自一人在夜色下跳羌姆舞蹈的桥段,都让人过目难忘,可圈可点,让人们再次感受到万玛导演拍摄电影时不断精进的拍摄功力和日益成熟的拍摄风格。大家风范已然跃动于银幕之上。

  万玛导演拍电影之所以能“箭箭出彩”,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我省跃跃欲试的影视艺术创作者借鉴:

  其一,在电影艺术准备方面,他是科班出身,曾经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和导演系,也曾在西北民族大学藏语言文学系和鲁迅文学院就读。这些求学经历,为他拍摄电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为了保证每一部片子的艺术质量,他都是自己编剧,自己导演。所以,他的每一部电影都有着极强的艺术质量,看不到一处电影拍摄的硬伤。而目前我省某些影视的创作,要么是半路出家的导演,要么是半通不通的编剧;编和导都乏善可陈,杂凑来的演员就更等而下之,最后拍出的片子质量可想而知;

  其二,他的创作态度简直可以用虔诚来形容。万玛导演是带着纯粹的艺术精神、艺术理想和艺术追求来拍电影的,无论剧本、摄影、灯光、美术、录音、音乐、剪辑,方方面面他都决不降格以求。这一点上,他正如伊朗导演阿巴斯所说:“我曾读过一个故事,故事里有只鸟儿说:谁想在苍穹最高处翱翔,就必须忘记地上的谷粒。所以,一个寻求有价值的东西的人必须把一些纠缠于身的东西丢在一边。”而相比之下,一些从省外跑到青海拍片子的,还有我省的某些影视创作人员,多半是煞有介事地胡乱搭一个草台班子,但却精明地钻有关部门和企业的空子,连哄带骗拉些赞助,最后胡乱剪出一个带子交差了事;

  其三,这部电影的成功,还得归功于万玛才旦导演和他的团队,没有出卖艺术底线,没有违背电影艺术的规律去拍摄。整部电影以达隆村和达莫村两个村庄进行一场藏区独特的传统射箭比赛为主线,其间穿插的羌姆舞蹈、藏族民歌对唱乃至黄南地区用热灰烧制大锅盔,拉着活羊给对方道歉等藏区独特的风土人情,都水乳交融在剧情里,没有丝毫的突兀感。而反观我们某些所谓影视剧,往往各个方面的领导都要争着指手画脚,结果,厨子多了做不好菜:今天文化局的领导要把某片拍成个民俗风情片,旅游局领导又要把某片拍成个风光旅游片,体育局领导要把某片拍成个体育片,关爱委领导又想着把某片拍成个儿童片,总之,各唱各的戏,于是拍成“四不像”的例子不在少数。钱没少花,却没观众叫好,投入打水漂,放映永无天日。其中最大的教训就是某些人硬是要外行充内行,硬是要实行不尊重导演、不尊重电影艺术创作规律的权力话语,结果,把电影当杂烩,当包子馅硬往薄皮里塞,当青海人喜欢吃的“熬熬”。饮食文化里,萝卜青菜豆腐粉条洋芋凉粉可以一块烩,兴致来了,还可以撒一撮葱花、芫荽。可是,他们不懂得电影要比煮一锅“熬熬”复杂得多,讲究得多!

  如此浅显的道理明白了,拍出一部像模像样,够艺术水准的片子,才是第一要务,千万莫把电影当成火车车皮,想挂几节就挂几节,想放什么就放什么。电影是艺术,是用流动的画面讲合理合情故事的艺术,不是藏头露尾的政绩广告,不是粗陋的视觉化导游词,不是四分专题片、三分风光片、两分宣传片、一分文艺片的混血。

  作者:马钧

 
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友情链接
主办:中共尖扎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