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 党政领导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尖扎 | 尖扎县情 | 五彩神箭 | 民俗文化 | 尖扎视频 | 民生关注 | 综合栏目 | 经济招商 | 党的建设
青海新闻网尖扎新闻网外媒看尖扎
山水人文画卷中的尖扎

  尖扎此地,我已去过多次,可对它作深层次的接触和了解,还是今年的两次尖扎之行。

  以往,我只觉得尖扎县城以及县域黄河南岸的广大地区气候和暖、五谷丰登、瓜果随处可见并且品类齐全。这里有山,有水,有无数古老村落,或集中连片蔚成气候,或分散独处孤单寂寞,这里的庄稼地、果园、人造及原始森林各成气候,在一派多民族文化相互包容融合的气象里,悠然生存;这里的人和蔼可亲,乐于助人,就看你张不张嘴求问人家;这里的水上公园灵秀隽美,新建的博物馆气势磅礴、藏品丰富,而且集多种功能于一体,既展示县域古老文物及现当代文化艺术精品,又阐释射箭、藏传佛教等传统文化,还培养唐卡绘制等方面的后继人才;这里的城镇面貌焕然一新,街道四通八达,街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令人咋舌的是,街边花园中不时可见桃树,上面结满大大小小的绿桃,当然还有核桃树,人家或单位的院子里都长着,高者两三丈,枝繁叶茂,核桃密挂;低者一丈上下,树叶阔大稀疏。

  尖扎是藏传佛教后弘期发祥地,在这里,宗教地位极其崇高,这里流传着许多藏传佛教文化故事,县博物馆一楼某展厅内,就有一系列宗教故事雕塑,从工作人员口中详细了解一番,感觉很有意味。尖扎是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结合部,是中原文化与羌藏文化的融合区,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交汇地。特殊的地理环境,清晰的文化脉络,多种民族及宗教文化的交融互长,使得尖扎地区的文化形态呈现出典型的多元性。羌戎文化、鲜卑文化、汉文化、吐蕃文化等多种文化形态的更替交融,相辅相成,最终形成了流动、开放、复合性结构的地域文化。无论从地理、历史,还是从民族、人文的角度看,尖扎不愧是研究羌藏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的天然博物馆。

  尖扎被誉为五彩神箭之乡。在尖扎地区,藏语称射箭活动为“达则”,村与村之间都举行射箭比赛。这里的人们对射箭有着独特的爱好,对箭的制作也有着与别地人不同的讲究,流传至今已成为安多藏区独一无二的手工绝活。比赛期间的祭箭、请箭、迎箭仪式和达顿盛宴,寄托着他们对取得胜利和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啧啧,这里的藏族男子无论大人小孩都会射箭,而且情有独钟,乐此不疲,这点委实令我纳闷。尖扎曾被中国射箭协会命名为“中国民族射箭运动之乡”,且命名牌编号为001,说明这是全国第一个被授予“民族射箭运动之乡”的县。尖扎藏族人因何对射箭情有独钟且乐此不疲代代传承呢?

  据说尖扎是吐蕃王朝赞普时期的军队驻扎和对外引军之地,也是藏地三贤者和喇青·贡巴绕赛大师为首的藏传佛教后弘期发祥地。勤劳勇敢质朴的尖扎儿女在这里创造出别具一格、有浓郁民族特色的尖扎射箭文化。在尖扎,射箭既是勇气和势力的权威,又是福气和生命的象征。虽然在安多地区的很多地方有民间射箭活动,但尖扎射箭与众不同,弓箭从最初的狩猎工具演变为兵器,射箭发展成为集历史、宗教、民俗、体育、艺术于一体的“五彩神箭”文化,在灿烂绚丽的藏族文化中占具重要地位。

  二

  七月,我们一行分乘三辆车离开尖扎县城前往海拔2800余米的当顺山采风游玩。当顺乡地处尖扎县城东南方,由于前些日子下了暴雨,新筑的上山公路有半截子被山洪冲垮,无法通行,车队只好绕到老路,那路面老旧,虽然上铺柏油,但受损严重。路左手是红土山坡,右边是万丈丹霞深涧,每一个转弯都很急,逼仄异常,司机若稍有不慎,一车人的性命就堪忧。

  人们说无限风光在险峰,此话不假。山路旁有两个观景台,我们先后下车远眺近观。第一处观景台面朝西北方向,站立此处可看见对面约莫两里开外的丹霞山,此山西南至东北走向,山头由高到低,梯次排布,层次分明,无绿草遮盖处红土裸露,色泽鲜艳异常。山脊平台上竟然还有一些村落,村庄周围树木稀少,有汽车训练营,也有大片牛羊徜徉在绿草毡毯上,惬意地享用着绿草。山下自然是昂拉村了,一进两院的昂拉千户府呈长方形,竖向展呈于我们眼前,它处在村中一片不高的台地上,饱经风雨沧桑的土围墙和二层木制楼屋本色自然,院内院外没有车辆及游人骚扰,整个村子也不闻牛哞马嘶、狗吠鸡叫,安静肃穆极了。河谷地带到处是绿树,这里一片那里一绺,极是养眼。树木种类很多,一时还数不过来。

  将抵山顶时,又建有观景台。观景台地面细沙裸露,只是地方稍为宽敞,前后可停放几辆车。此观景台坐西朝东,台边虽不是刀削斧劈式的悬崖峭壁,可坡度也委实不小,我估摸起码有六七十度,往下一看,处在脚下山沟里的一座村落似乎只是小小的一块,麦田大都是长方形的,跟山沟的走向一致。村脑处有一涝池,不大,水色灰绿,干旱季节涝池中的水可做浇地之用,当然一年四季里也可供此处人家饮用洗漱。远眺,黄河两岸的山脉、村落、城镇尽收眼底。群科新城也就不大的一片,楼屋这里一座那里一簇,别的都掩映于绿树之中。那些山体,满是皱褶,似是晒干并且起了褶皱的一张张面子泛红的老牛皮被拼凑起来了。朝河的一面坦胸露腹,颜色或红或白,上无绿草树木覆盖。红色的那一块块就属于丹霞地貌了,看着看着,觉得有股强势气息逼人眼目,窒息心肺。山下,无处不有村落,凡有村落排布的地方,树木茂密,院落屋舍俨然,农田科学合理地分布。黄河谷地气候温煦,降雨量大,空气湿润,是延续农耕文明的风水宝地。此处黄河拜公伯峡水库大坝所赐,水面平稳,水流舒缓,午后骄阳下的河面泛着灰绿色彩,上无舟船游弋,难觅帆影漂移。

  观景台右手不远处的山坡山湾里,有翠色呈现,那是原始森林,属于当顺林场。林中都是清一色的青海云杉。据当地人说,原先这里满山坡遍布树木,解放前昂拉千户为对付解放大军,伐了松树然后顺流漂到兰州,再卖了木材购回枪支弹药。如此,大片原始森林被毁于一旦,想来未免可惜。

  三

  车子攀上山顶,眼前景色突忽大变,眼目所及处无不绿意盎然,路边由近及远一片深绿,坡坎上,平地上,到处都是绿色植被,一块块田地被包裹在绿草野花之中,洋芋正在开花,花色或粉白或黯红;油菜籽花期已尽,且大都已结角。野花多是白色或红色的蜜罐罐花,也有大头苒苒、牵牛花及其他许多叫不少名字的小花,开放得惬意自然,蓬蓬勃勃。当然还有大片灌木,开着白色或黄色的碎花。山顶较为平缓,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村子是古什当村。这里所见多是传统的土木结构平房,庄廓墙上长着灰绿色苔藓,院内房屋或用玻璃封闭了前檐,或素面示人不做装饰更改。我似乎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苦难辛酸中蕴含着愉悦欢快的少儿时代,找到了自己出生并长大的老村落……

  走上不多路,就看见当顺乡政府新打造的一处观景休闲区。离古什当村不远,景区就以古什当冠名。路边有一座宾馆小楼,宾馆东边数十米处是景区木制中心台,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从木制中心台出发,呈辐射状通往南东北三个方向的木栈道正在加紧铺设,下面是角铁框架,框架上铺排木板,再用螺丝钉固定。一碧如洗的草地上,密长着低矮绿草、蕨蔴、野花、车前子……栈道边的草地上隔半截就有一座彩色帐篷,里边锅碗瓢盆以及桌凳坐毯等一应俱全,等待游人租用。栈道边还有卖酸奶的藏家女子,自始至终没有叫卖声漾起,由于景点设施还没配备齐全,交通设施也不够理想,因而游客过少,相信一应买卖都不是太好。

  站在古什当景区观景台上,可看得更高更远,右手边是一个不深的山涧,山涧那边就是当顺林场,高达数丈的青海云杉一片苍翠,挨挨挤挤从涧底一直排向山顶,看了使人眼睛舒服,心中受活。山顶气候凉爽,轻风时起,游人眼界开阔,内心惬适。

  再出发,深入当顺乡腹地,走不上半截路就看见无数车辆和当地藏族群众,人数至少在两千以上,他们在路边绿草滩上聚会,会场中心是一顶巨大的彩色帐篷,周边是无数小帐篷,男女老少或往来穿梭,或静坐帐中品茗用餐。不一会儿,聚会散了,一些人放倒帐篷,往车上装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些人正急匆匆地往车边赶,地上的垃圾都被人们收拾带走了。

  绕几十里路去当顺乡政府机关所在的香干村游玩,一路看见草原、森林、农田,还有数不胜数的牛羊,路边和村庄均长着白桦或黄桦树,还有柳树、榆树、杨树等的,灌木丛也是这里一片那里一丛,多得数都数不清。在香干村的一些庄廓墙边,看见许多干柴垛,由于经风沐雨,颜色黑沉沉的。我心中漾起一股久违了的亲切感,那是儿时美妙温馨的记忆呀,跟本质意义上的人间烟火有涉。

  回程,看见一群黑牦牛围聚在一个不大的水塘边,塘中有三头牦牛在戏水,它们的整个腹部都被浑水所淹。

  疲累归疲累,可当真不虚此行啊!那晚回家,已是夜里十二点整。

 
尖扎县新闻网欢迎您!
友情链接
主办:中共尖扎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